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素材 > 正文

素材

  • 聚焦IPO 热像科技募资扩产必要性不足主要产品销量数据自相矛盾

    时间:2022-05-16

  •   因疫情的影响,热像科技2020年的营收曾出现暴增,但随着疫情逐步好转,营收还能否保持增长是存在疑问的。此外,招股书中主要产品销量数据的自相矛盾也同样令人生疑。

      作为一家主营红外热像产品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与服务的企业,上海热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热像科技”)在近日更新了预披露招股书,拟在深市主板上市。

      《红周刊》记者发现,热像科技的业绩虽然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出现了暴增,但随着疫情的控,业绩又出现明显下滑,如此情况让人对其未来经营的稳定性有所担忧。此外,多个客户与供应商和公司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,让人对交易的公允性有所怀疑,而主要产品销量数据的自相矛盾,更是需要公司予以解释。

      报告期(2018年~2021年1-9月)内,热像科技实现营收6065.60万元、7665.11万元、22113.46万元和11174.88万元,其中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营收同比暴增了188.50%。对此情况,公司称是2020年体温筛查产品实现收入8980.34万元,进而使得公司当年营业收入大幅增长。

      《红周刊》记者发现,随着新冠疫情的逐渐受控,其未来收入增长的持续性已经难以保障了。招股书披露,红外整机和红外模组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,红外整机又包括智能型热像仪、云热像,其中智能型热像仪在2020年的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84.06%。公司2020年推出的体温筛查产品属于智能型热像仪产品,扣除该防疫产品后,智能型热像仪2020年收入为9609.14万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降至43.45%。

      公司在风险提示中明确表示,随着新冠疫情逐渐受控,体温筛查产品收入预计将有较大幅度下降,若非防疫产品的收入增长不能弥补体温筛查产品的下降,可能导致公司2021年度经营业绩大幅下滑,且出现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50%以上的情形发生。事实上,公司2021年1~9月体温筛查产品确实较2020年同期大幅减少了94.71%,仅实现收入456.41万元。而受此影响,公司2021年1~9月业绩也较上年同期下滑了39.13%。

      有意思的是,在上述背景下,公司此次IPO仍拟使用募资17981.30万元用于“热像仪生产基地建设项目”,建成后可形成年产52000台(套)红外热像产品的生产能力。要知道,即便是在2020年防疫产品需求大增的情况下,公司的销量也才11409台(套),产销率90.62%,而本次募投项目的扩产规模却是销量最高的2020年的4.56倍。对于如此大幅新增的产能,在疫情受控并逐步好转下,未来该如何消化的问题,显然是需要投资人注意的。

      招股书披露,公司2018年和2019年的第一大客户一直是国家电网,但到2020年时,第一大客户变更为NTE Technology,LLC(以下简称“NTE”),当年NTE贡献了20.40%的收入。

      NTE由尹伟奇在2019年1月出资设立的,而尹伟奇系公司原二级子公司ZXF兼职经理。2018年底,公司决定注销ZXF(2020年1月完成注销),放弃了在美国的自有销售渠道,转而选择前高管刚刚设立的NTE作为在美经销商。2019年,公司向NTE的销售金额为46.30万元,而同年热像科技通过子公司ZXF实现销售收入却有159.61万元。如此情况让人有些奇怪,为何通过子公司销售实现的收入比NTE更高的情况下,公司转而注销了ZXF选择NTE进行产品销售呢?

      NTE对公司的营收贡献是不稳定的。据招股书,2021年前三季度,公司向NTE销售金额为306.31万元,仅占2020年向NTE销售收入的6.79%。来自NTE的贡献严重缩水,让其从公司最近一期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了。

      随着大客户NTE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广州科易光电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科易光电”),其成为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第一大客户,对公司收入贡献了1847.91万元,占当期营收的16.54%。科易光电同时还是公司当期的第四大供应商,采购金额为203.10万元。

      经销商坚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坚领电子”)也曾是热像科技子公司。其成立于2016年,由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小安智能持有80%股权,2019年7月小安智能将其持有坚领电子的全部股权对外转让。2019年7~12月、2020年、2021年1~9月,公司向坚领电子销售金额分别为248.99万元、836.11万元和530.23万元,为公司2020年和2021年1~9月第四大客户。同期,公司向坚领电子采购的总金额为0.36万元、6.18万元、6.43万元。

      另外,2021年1~9月,热像科技第五大客户上海莫克电子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莫克电子”)为吴伟与王志兰控制的企业,二人为夫妻关系,分别持有公司4.00%、0.82%的股份。

      从上述信息来看,热像科技2020年和2021年1~9月的前五大客户变动较大,其中不乏前员工控制的公司、关联方、公司股东控制的公司,这种双重关系的存在,让人对双方交易的公允性有所担忧,不排除有利益输送的可能。

      热像科技的主营业务收入除了红外整机和红外模组外,还有来自热像仪贸易以及其他收入。招股书披露,公司2018年自研产品还未成熟,其销售的热像仪产品几乎全部来自于外购。

      2018年,公司的热像仪贸易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7.96%,同期公司采购热像仪的金额占总采购额的比例为53.31%,当年的前五大客户中有四名为热像仪供应商。虽然近两年公司的自研产品在逐渐成熟,但公司仍在采购热像仪产品:2019年至2021年1~9月,公司热像仪贸易收入分别为515.01万元、20.15万元、335.95万元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2021年1~9月,热像科技其他收入为1165.03万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0.43%。招股书表示该项收入主要包括配件、检测服务、维修等收入。可有意思的是,公司2021年半年报却披露,当期的其他收入较上期增长36.09%,主要为销售的红外热像镜头及配件等收入增加所致,这一表述显然与招股书的表述有明显不同。

      在“报告期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”中,公司披露了红外整机、红外模组两类主要产品的平均售价(不含税)及销售数量,《红周刊》记者统计得出这两类产品在2018年至2021年1~9月的合计销量分别为1470件、3095件、13517件、6757件。可在“公司主要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情况”中,公司所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红外整机及红外模组的销量却分别为1470件、2496件、11409件、4588件。

      招股书前后关于销量数据出现了较大差异,其中2019年至2021年1~9月的销量分别有599件、2108件、2169件的差异,只有2018年的销量数据是一致的。对于这一数据上的偏差显然是需要公司解释的。

      报告期内,公司的核心器件探测器是通过外购方式获取,极度依赖单一供应商TIME WELL。报告期内,公司向TIME WELL采购探测器的金额分别为419.36万元、637.92万元、3251.53万元、1808.25万元,占探测器采购总额的92.53%、91.26%、94.09%、99.48%,这说明公司生产所需的探测器几乎全部来自于TIME WELL的供应。同期,镜头的采购也严重依赖宁波舜宇红外技术有限公司,2019年2021年1~9月,公司向舜宇红外采购镜头的金额占同类采购总额的95.13%、89.32%和87.05%。

      与同行相比,热像科技是并不具备成本优势的。探测器方面,可比同行公司高德红外、大立科技、睿创微纳都可以自主生产探测器,比热像科技具备成本优势。而镜头方面,虽然同行公司产品应用于军用和民用红外热像领域,未披露供应商情况,但从睿创微纳2019年招股书来看,其2018年的镜头采购单价为1058.78元,也远低于热像科技镜头采购单价1904.28万元。

      在同行具备原材料自给优势下,热像科技还似乎存在“重销售、轻研发”的情况。据招股书披露,在研发费用率整体低于同行水平下,公司销售费用率要远高于同行(见表1、表2)。

      上述背景下,若将公司红外热像产品毛利率与同行横向对比可发现(见表3),热像科技的毛利率(剔除贸易及其他业务后)竟然高于同行,这一点显然是有些异常,需要公司解释。

      (本文已刊发于2月19日《红周刊》,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,不做买卖建议。)

      免责声明: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、准确,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,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,不代表红周刊观点,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,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。

      市场剧烈波动致上市公司市值大幅缩水,被机构重仓的股票也出现大洗牌。以机构持股超过100家的公司统计,今年一季度被机构加仓居前的是宁德时代、保利地产;减仓居前的是中国中免、五粮液、中国平安。而贵州茅台和招商银行变动不大,持股机构仍在1000家上下。